不上场却牵动所有豪门这是拉伊奥拉充满争议的人生

夏季转会窗口尚未开启,但最可能影响欧洲豪门人来人往的“那个男人”,却提前倒下了。

这位旗下拥有哈兰德、博格巴、唐纳鲁马等巨星的经纪大鳄,过去几年在缔造一桩桩惊世交易同时,也持续刷新着佣金纪录。他的离世,给旗下诸多球员的动向,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

哈兰德会否如愿加盟曼城?已经官宣离队的博格巴新东家属谁?这些本是拉伊奥拉绝对机密的人事安排,如今或许都将横生变数。而这位为客户谋求极限利益的意大利人的离世,也意味着一个时代的落幕。

今年以来,拉伊奥拉的身体情况一直欠佳。1月意大利人就秘密入院治疗,并接受了手术,并未对外透露肺部的具体病情。而在就哈兰德转会问题和多家豪门商谈完毕后,4月,拉伊奥拉再度住进了米兰的圣拉斐尔医院。这一次,情形远比此前严重。

4月底,多家媒体相继报道了拉伊奥拉已经去世的消息,甚至皇马都闹了乌龙,在社媒发布了对拉伊奥拉的哀悼。但随后多名体育记者相继辟谣,最终拉伊奥拉亲自下场“打脸”:“向那些想知道的人报告一下我的身体状况:我在4个月内第二次被他们杀死,很生气,似乎还能抢救。”

对于注册社媒后发布动态不超过50条的意大利人而言,这是相当罕见的举动。圣拉斐尔医院的医生阿尔贝托·赞里洛补充道:我对伪记者打电话猜测一个人的生命感到愤怒,他正在为生存而奋斗。

遗憾的是,命悬一线的拉伊奥拉,并没能在死神面前发挥在谈判桌前的强势。30日晚,拉伊奥拉家族发布了充满感伤的声明:“有史以来,最有爱心和最令人惊叹的足球经纪人的去世。就像他在谈判桌上为球员付出的一样,米诺战斗到了最后。”

消息确认后,多名球员和俱乐部相继发表了吊唁。其中既有哈兰德、博格巴等拉伊奥拉旗下的明星,也有那些当年和他过从甚密、但也矛盾重重的俱乐部,譬如皇马、国米和曼联。

爱他的人和恨他的人,在这一刻都放下了原有的立场。最令拉伊奥拉欣慰的,或许是和他合作20余年的伊布,在其弥留之际主动放弃了训练,全程在医院陪护亦兄亦友的经纪人。

另一个鲜为人知的插曲,则来自曾和拉伊奥拉有过合作、也有过争执的萨勒尼塔纳体育总监萨巴蒂尼,在供职桑普多利亚期间,萨巴蒂尼曾因长期吸烟导致呼吸困难,拉伊奥拉主动支付了他去美国治疗的费用。

“你不会给我机会在生活中说这些,你只会像往常一样引起争议。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慷慨行为,你完全不需要做这件事,但你默默地做了。谢谢你,米诺。”

令人颇感遗憾的是,拉伊奥拉的善举,挽回了工作拍档的生命,却无法拯救自己。

他在1岁随全家迁居低地之国后,拉伊奥拉旋即在这个营商传统浓厚的国度,展现出了经营天赋。

在自家的披萨连锁店打工之余,拉伊奥拉通过倒卖当地一家麦当劳餐厅赚取了20万美元净利润,年纪轻轻就开始了财富自由之旅。

1992年,成立了“Intermezzo”经纪公司的拉伊奥拉,正式进军足球界。他的成名作,是帮助荷兰国脚、新三剑客之一的布莱恩·罗伊从阿贾克斯转会到福贾,这桩交易拉伊奥拉亲自经手7个月之久,鞍前马后事无巨细。

严谨的态度,博得了罗伊队友博格坎普的信任,同年荷兰前锋以750万美元天价转会国米,一道举起蓝黑战袍的,正是还没发福的拉伊奥拉。

而拉伊奥拉更为人熟知的,是他本世纪全权代理伊布的经纪事宜。两人首次在阿姆斯特丹库拉酒店的寿司餐厅会面,拉伊奥拉对一身名牌的瑞典人很是不屑:“手表不错,不过你上赛季才进了6个球啊,配不上它。”

伊布对T恤短裤、大腹便便的拉伊奥拉观感欠佳,却对他的直率和敏锐印象颇深:“这个邋遢的胖子,吃起东西来狼吞虎咽,简直像黑道家族中的一员。”

随后,伊布就决定,让拉伊奥拉负责打理自己的一切,哪怕在转会尤文图斯的当口,瑞典人仍然窝在酒店打PS,与阿涅利家族和莫吉谈笑风生的,仍是那个胖子。

事实上,就在2年前,尤文图斯已经领教了这位新锐经纪人的厉害。在商谈内德维德转会时,拉伊奥拉坚持捷克人的年薪不低于刚转会皇马的齐达内,这让“铁汉”大为感动:“我在空白合同上签了字,然后回家,等着他告诉我下赛季会去哪儿。”最终,尤文全盘同意了拉伊奥拉的要求。

然而,蜜月有多甜蜜,分手就有多决绝:“电话门”之后,本被尤文视作“自己人”的拉伊奥拉,立马策动了伊布的转会,去向还是斑马军团的死敌国际米兰。而蓝黑军团也没窃喜多久,3年后,伊布就嚷嚷着去了巴萨,而球队的潜力股巴洛特利,也在拉伊奥拉“唆使”下加盟了曼城。

更令球迷熟知的,是弗格森和拉伊奥拉的爱恨情仇,在博格巴“归去来兮”的一出一进中,意大利人让爵爷很是不屑:“博格巴?他有一个挺糟糕的经纪人。他(拉伊奥拉)就是一个可耻的人(shitbag)。”

但就是爵爷这个看不上的小人物,促成了法国中场重返梦剧场的交易,并拿到了人生最昂贵的一笔佣金:8900万英镑的转会费中,拉伊奥拉足足分走了2000万英镑。

拉黑拉伊奥拉的,并不止曼联一家:2019年夏,在吊了巴萨一年多的胃口之后,拉伊奥拉最终决定让自己的新客户德利赫特加盟尤文图斯,尽管巴萨也开出了8000万欧元的转会费,但尤文许诺了球员更高的合同,以及更可观的分成。

大怒之下的巴尔托梅乌当即宣布,只要他在任一天,就绝不和拉伊奥拉旗下任何球员谈生意。

而另一个与拉伊奥拉“爱过并伤过”的当属AC米兰,贝卢斯科尼的球队陷入财政低谷时,拉伊奥拉撺掇自由身老将和潜力新秀加盟,帮助米兰度过了困难期。

可上季球队刚杀回欧冠,曾在拉伊奥拉怂恿下签下大合同的唐纳鲁马,还是为了更优厚的待遇,头也不回地去了巴黎圣日耳曼。

表面上看,拉伊奥拉推进的每一笔交易,都来自于抽成的利益驱动。然而和多数经纪人不同的是,拉伊奥拉不是买卖双方的传声筒,更像是球员生涯的规划师。综合考量客户在新东家的适配性、定位和出场时间,是否能完成量级跃迁,是拉伊奥拉更加看重的指标。

正如熟悉“拉胖子”的荷兰足球记者范登维尔德所说:“尽管他赚了那么多钱,他仍旧有足够的动力为他的球员们做到最好。”

“许多经纪人在与球队谈判之时都害怕为球员而战,原因很简单,他们害怕自己在球队那里失宠,将来无法与球队继续做生意。但拉伊奥拉并不在乎,他永远将自己的球员放在第一位。”

从事经纪人行当近30年,拉伊奥拉大约完成了8.477亿美元的球员交易,按照保守10%的佣金计算,他的收入也超过了8000万美元。

遗憾的是,大有希望超越亿万美元收入的拉伊奥拉,过去3年因新冠疫情作祟,多桩交易搁浅,未能提前完成这个终极目标。

3年前,拉伊奥拉曾让两个转会窗口按照自己的节奏开展:伊布(总转会费1.69亿欧元)、姆希塔良(总转会费1.12亿欧元)、德利赫特(8550万,2019年)和巴洛特利(总转会费7000万欧元),都曾霸占球市头条。而今,身为拉伊奥拉旗下的新头牌,哈兰德仅佣金一项,就需要新东家支付7000万欧元之巨。

而在此之前,首轮报价时的5000万欧元,已经吓退了财政状况欠佳的巴萨;但伴随着拉伊奥拉病情日笃,原本最为接近挪威中锋的曼城,也暂时收回报价,静待事态进展。毕竟,拉伊奥拉团队虽然还在,但继任者未必有创始人的胆略和手段。

这也意味着,一度方向已经明确的哈兰德之争,又将回到群雄逐鹿的局面,无论是此前跃跃欲试的拜仁、巴黎和皇马,和甚至只能画饼充饥的巴萨,都有机会成为“布欧”的新东家。

而另一个横生变数的,或许是4月提前赛季报销后,单方面宣布离队的博格巴。合同只剩1年的他,转会费不是障碍,但能满足法国人待遇、忍受其散漫作风的下家,却并不算多。

此前追逐过法国人的西甲双雄,近年来都热情消退,而巴黎圣日耳曼是否接盘,也在拉伊奥拉去世后变得不甚明朗。

此外,阿贾克斯双星赫拉芬贝赫和马兹拉维,也被豪门垂涎多日,拉伊奥拉此前的规划,是两人一齐加盟拜仁,但马兹拉维本人对巴萨更感兴趣。而身为两人“前浪”的德利赫特,按照拉伊奥拉原本计划,将在今夏离开尤文,但如今,荷兰人更大的可能性是续约。

无论客户们最终花落谁家,拉伊奥拉已经与此无关。这个特立独行一生的胖子,留给世人的最后一瞥,或许是他和伊布的那张合影:照片中的“神塔”小鸟依人地靠在拉伊奥拉肩头,后者则对着镜头竖起了中指。

即便曾被骂成吸血鬼、惹事精、自大狂,但一个任何人都无从回避的事实是,拉伊奥拉,就是改变了转会市场的那个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