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萝卜头8个月入狱其父是杨虎城秘书他和父母均被特务暗杀

1949年9月6日,距离新中国成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年仅8岁的“小萝卜头”被特务秘密杀害。

被害前,他亲眼目睹了自己的父母被特务残忍杀害的场面,随后,他自己也被特务残忍杀害了,牺牲时,他手里死死地握着一小截铅笔,这是他一生中仅有的一支铅笔,还是在狱中老师送给他的。

“小萝卜头”从8个月入狱,到8岁被害,他一生都没有走出过监狱,没有真正看见过外面的世界,但他为党的建设做出的贡献,将永远被历史铭记。

“小萝卜头”原名叫宋振中,乳名叫森森,1941年出生,江苏邳县人,他的父母都是优秀的员。

他的父亲宋绮云是黄埔军校的学生,大革命失败后,从事地下党工作。经党组织安排,宋绮云被调到杨虎城处部队,担任杨虎城将军的秘书,主要负责开展杨虎城将军和十七路军的相关工作。

他的母亲徐林侠协助丈夫宋绮云进行党的革命工作,由于宋绮云工作非常繁忙,她就主动负责起联络和安置地下党员的工作,夫妻二人为抗日救国,终日操心奔忙。

1941年底,”小萝卜头”出生八个月时,他的父亲宋绮云在开展党的工作时,被特务利用一份假电报骗回家中,宋绮云一回到家中,就被事先蹲守在家门口的特务逮捕了。

宋绮云被逮捕后,妻子徐林侠为了寻找丈夫,每天步行走30多里路,到西安的各个地方寻找丈夫的具体下落。奔波了两个月,都没有丈夫的任何下落。

特务们看到徐林侠不顾一切地在寻找宋绮云,为了继续破坏党组织的力量,特务就假装以宋绮云的名义给徐林侠写了份电报,告诉她宋绮云被关押的地方,还让她给丈夫送去需要换洗的衣物。

以徐林侠的聪明,她早已明白这是敌人设好的陷阱,但为了能营救丈夫,即使是刀山火海,她也要去走一遭。

徐林侠和宋绮云共有七个孩子,“小萝卜头”是他们最小的儿子,因为他还没断奶,留在家中,又担心没人照看,她决定带着“小萝卜头”去找丈夫。

临行前,她将家中的六个稍大一点的孩子安顿好,背起只有八个月大的“小萝卜头”,一路跌跌撞撞到了西安。

徐林侠到了西安,没等见到宋绮云的面,就被特务抓起来了。就这样,八个月大的“小萝卜头”和母亲一起被关押进了“白公馆”的监狱。

“小萝卜头”的爸爸宋绮云被关押在男牢房里,“小萝卜头”和母亲被关押在了女牢里。监狱里终年都见不到阳光,牢房里狭窄矮小、潮湿阴暗,空气里弥漫着难闻和刺鼻的味道。

很多人被关在同一间牢房里,牢房内也没有专门的厕所。为了方便监视被关押人员的一举一动,特务们就专门在牢门的不远处,放了一个大便缸。

臭气熏得人们直呕吐,苍蝇、蚊子、臭虫嗡嗡地在附近乱飞。大人们还能扛得住,而“小萝卜头”的身上,被蚊子叮的全是包,时间长了,他的身上全长满了浓疮。

没有睡的地方,人们就只能穿着衣服睡在水泥地上。半夜的时候,监狱里常常会传来难友们被鞭打时的惨叫声,以及特务审讯时的咆哮声。

被关押在监狱里的人们,每天吃的是发了霉的米糠和烂白菜帮子煮成的臭稀水汤,饭里没有一点健康的东西。

徐林侠因为吃不下馊饭,导致没有奶水。“小萝卜头”吃不上母乳,母亲徐林侠只能勉强给他喝些臭米糠汤,用来代替母乳。

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小萝卜头”瘦得几乎脱了相,全身只剩下皮包着骨头,瘦小的身体顶着一个大脑袋走来走去,监狱里的难友们因为心疼他,就给他取了一个“小萝卜头”的名字。

虽然“小萝卜头”在襁褓中就不幸被捕,但徐林侠一直谨记着一个人的信仰,要把革命精神传递给“小萝卜头”,在“小萝卜头”一懂事的时候,徐林侠就给他讲述革命党的故事,告诉他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将来长大后怎样做一个合格的员。

因为平时听妈妈给他讲课堂内的事情,于是,他就渴望自己能和其他的孩子一样,到课堂里上课,到外面自由自在地玩耍。

就这样“小萝卜头”一直长到五六岁,宋绮云和徐林侠夫妇向监狱提出,希望“小萝卜头”能出去上学,但特务担心会把监狱的秘密泄露出去,就拒绝了。

“小萝卜头”聪明又可爱,如果他不学知识,以后出去怎么建设这个国家。不忍心“小萝卜头”将来做一个没文化、不识字的人,监狱里的难友们就集体,要求无论如何也要让“小萝卜头”上学。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监狱最终同意了让“小萝卜头”上学的要求,但只限在监狱内,并指派了关押在监狱内的“政治犯”黄显声担任“小萝卜头”的老师。

“小萝卜头”得到了学习的机会,特务每天押着他去男子监狱学习,等学习完再把他押回女子监狱。

因为特别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小萝卜头”学起知识来就特别刻苦。他虽然没接触过外面的世界,却很懂事,他每次到黄显声的牢房前,总是先轻轻地敲几下门,在得到老师的允许后,才会走进去,然后向老师敬礼说:‘黄伯伯好!’

由于长期成长在艰苦的环境下,“小萝卜头”比同龄的孩子显得更成熟、更懂事,他每天都要坚持去黄老师那里上课,不论春秋冬夏,几乎没有耽误过一天。

时间一长,连特务们都坚持不下去了,他们觉得每天送来送去太麻烦了,而且,一个小孩子又跑不了,于是就让“小萝卜头”每天自己去男牢房上课,上完课,就自己回女牢房。

因为没有特务押着他,“小萝卜头”在监狱里获得了“自由身”,可以随便走来走去。

跟着黄显声老师学了一年多后,“小萝卜头”就有了明显的进步,他不仅可以背诵好多首古诗词,而且还学会了算数。

“小萝卜头”渴望学习更多的知识,黄显声除了教他最基本的语文和算术,还会给他讲地理和党的故事,告诉他中国有多么地大物博,以及中国的历史多么悠久等。

为了让“小萝卜头”学到更多的知识,黄显声还教他俄语和图画。“小萝卜头”因为聪明好学,每门功课都很优秀。

每当特务在一旁监视的时候,他和老师就用俄语交流,特务们听不懂俄语,就在一旁干着急。

在牢房里,想得到一张纸和一支笔是非常困难的。徐林侠就把平时用的草纸省下来,然后订成本子给“小萝卜头”当课本用。

但草纸也是非常稀缺的,为了省着点用,徐林侠就在水泥地上铺上一层土,让“小萝卜头”拿一块小石头在上面默写每天学过的内容。尤其是天特别热的时候,牢里几乎热得透不过气来,但为了不耽误学习,“小萝卜头”就每天光着膀子,趴在地上一遍一遍地写,一遍一遍地做算术。

“小萝卜头”在八岁的时候,才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支铅笔,这是在他八岁生日的时候,他的老师黄显声送给他的,这对于“小萝卜头”来说,应该是他长这么大最珍贵的礼物了。他平时舍不得用,只有上课时才会拿出来,写上几笔,其余时间,都是拿小石头在铺好土的地上写作业。

因为“小萝卜头”可以自由地在监狱内行走,所以他就可以在牢房内传递各种消息。“小萝卜头”在狱中还结识了创办《挺进报》的地下党陈然。

陈然因为在重庆办《挺进报》,遭到反动派的忌惮,因此也不幸被捕。陈然看到“小萝卜头”虽然年龄小,却是个非常聪明、懂事的孩子,于是就把他的情况告诉了“小萝卜头”,“小萝卜头”就帮助他与其他被关押的革命党人取得了联系。

当时,被关押的爱国将军黄显声有一份报纸,他看到重要的、有价值的新闻抄录后,然后就让“小萝卜头”悄悄递给《挺进报》的负责人陈然,由陈然在小纸片上进行简单的编发后,再由“小萝卜头”把这些小纸片送到各个牢房内。

比如:“淮海战役辉煌胜利,歼敌60余万人。”“《将革命进行到底》”等消息,就是由“小萝卜头”帮助完成的传递。

对于被关押在狱中的人来说,虽然不能及时了解外面的消息,但有了这些纸片新闻后,他们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缕曙光,于是难友们就把这些纸片亲切地称为“狱中挺进报”,它们的存在使狱中的革命党人受到了极大地鼓舞。

而“狱中挺进报”最大的功臣就是“小萝卜头”,他年龄虽小,却可以胜任如此重要的情报工作。

“小萝卜头”自记事起,就生活在暗无天日的监狱里,虽然他连外面的世界都没看见过,但在充满磨难的监狱的成长下,他却有一个非常善良的心,别看他年龄小,他对善恶分得很清楚,被抓的革命党人都是好人,特务就是坏人。

1947年,地下党员胡春浦被特务抓进监狱,在惨遭特务毒打后,胡春浦好几天都不能动弹,再加上他有严重的胃病,牢房里的馊饭一口都吃不下,他几乎快要坚持不住了,就在这个时候,“小萝卜头”从牢房的门缝里,看到他戴着沉重的铁镣躺在地上不吃不喝,就着急地把眼前的一幕告诉了妈妈。

徐林侠看到儿子懂得帮助别人了,她差点欣慰得掉下眼泪。她靠在监狱里做苦工挣下的挂面,自己平时都不舍得吃,但在看到革命同志遭受了这么大的罪以后,就拿出挂面,煮了一大碗热腾腾的面,让“小萝卜头”给胡春浦送过去。

胡春浦十分感动。“小萝卜头”给他送的这碗面,让他记了一辈子。在他出狱后,他给“小萝卜头”的家人写了一份发自肺腑的感谢信,他在信里这样写道:“在我经受酷刑之后,也是最痛苦、最困难的时候,‘小萝卜头’给我送来了一碗面条,是这碗面条暖了我的身,也暖了我的心,使我知道在狱中有党组织、有同志在关心我,鼓励着我。这给我增加了斗争和战胜敌人的信心!”

自小就生活在监狱里的“小萝卜头”,没有摸过玩具,也从来没吃过糖。在他的印象中,糖应该是咸的,因为“小萝卜头”不知道糖是什么味道。

一次,监狱的一个女看守看到活泼可爱的“小萝卜头”时,就说“你肯叫我阿姨,我就给你糖吃。”

小萝卜头也早听说过糖好吃,当他看到女看守手里的那块糖,也特别想尝尝糖究竟是什么滋味,有多好吃。

可是,他突然像触电一样地把举起的小手慢慢地放下,看着女看守,坚定地说:“不,你是看守,你是特务。”

说完后,他跑回牢房,伤心地哭着问妈妈:“妈妈,糖是什么?糖究竟是什么滋味?”

看到儿子在伤心地哭,徐林侠心如刀绞,她何尝不想告诉孩子糖是甜的,可是她现在身处囹圄,根本没有办法买到一颗糖。

她抬头向牢房的四周环视了一圈,看到只有窗台上放着的盐,就用手指蘸了一点盐,放在“小萝卜头”的嘴里说:“孩子,这个就是糖的味道。”

“小萝卜头”一下止住了哭泣,可这明明是盐,妈妈却告诉他这是糖。妈妈一定有她自己的难处,聪明的“小萝卜头”为了不让妈妈伤心,就假装尝到了糖的滋味。

“小萝卜头”是和妈妈被特务骗到监狱的,但到了监狱,他和妈妈却从来没有真正见过爸爸,只有偶尔透过高墙,才能远远地看上爸爸一眼。

一次,他突然哭着对妈妈说,他要去找爸爸,看看爸爸长什么样子。但监狱看管得很严,是不会允许“犯人”家属相见的。但“小萝卜头”一天见不到爸爸,他就哭个没完。

为了完成孩子的心愿,徐林侠就等到男牢到外面放风的机会,然后带着“小萝卜头”从监狱的铁门空隙往外看。她发现宋绮云正朝着他们这边的方向走来,就对“小萝卜头”说,“你看,向我们这边走过来的人,就是你爸爸。他高高的个子,脸上长满了胡子,比以前瘦多了。”

当“小萝卜头”看见爸爸时,激动的跳了起来,于是他就朝着爸爸的方向冲了出去,结果被正在值守的女看守抓住,狠狠地打了一顿。

因为高墙的阻隔,“小萝卜头”最终没能见到爸爸,他眼睛泪汪汪的,看着一旁的妈妈说:“我不怕女看守,我就要找爸爸。”

徐林侠担心孩子还会像刚才一样跑出去,被看守看见,又是一阵毒打。她伤心地用手指揩去“小萝卜头”脸上的泪水:“咱们不找爸爸了……”

“小萝卜头”听到妈妈说不找爸爸了,于是就开始嚎啕大哭起来,他用小手使劲地推妈妈,捶打妈妈,咬妈妈的手。

1949年9月6日,年仅8岁的“小萝卜头”和父母被转移到重庆松林坡,然后被军统特务残忍杀害。

在重庆松林坡,“小萝卜头”亲眼目睹了父母被杀害时的血腥场面,当他看到爸爸妈妈倒在血泊中,他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想要救爸爸和妈妈,但丧心病狂的特务却掐住他的脖子,使他一点一点的没了呼吸……

“小萝卜头”牺牲了,他一生都没有走出过监牢、没见过真正的光明、没上过真正的学堂、没有过自由的童年、不知道玩具是什么,甚至连一块糖都没有吃过。自他记事起都没有和爸爸团聚过,仅有的一次团聚,却是最后的道别。

重庆解放后,当人们找到“小萝卜头”的遗骸时,发现他的两只小手死死地抱在胸前,手里握着的,是被他视为珍宝的一小截铅笔,这支铅笔是狱中的老师送给他的,也是他一生中仅有的一支铅笔。

“小萝卜头”宋振中和父母“一门三烈”,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和新中国的建设,作出了伟大贡献。他们的光荣事迹,将永远被历史铭记。向烈士致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