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年轻的革命烈士:“小萝卜头”宋振中入狱不满1岁牺牲时不满8岁

“九一八事变”后,面对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蒋介石却置国家和民族存亡于不顾,继续对红军进行“围剿”。在博古、李德等人的错误指挥下,中央红军虽然拼死作战但还是无奈撤出苏区,踏上了万里长征。

当红军胜利抵达陕北后,蒋介石依然死性不改,下令由东北军继续进行“围剿”。甚至,他还在西安成立了西北“剿总”并自任总司令,任命张学良为副总司令全权负责陕、甘、宁、青四省的军事作战。

事实上,蒋介石做这样的人事安排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因为,陕西省长期都由杨虎城率领的十七路军驻守,这支部队虽然规模和实力都有限,但毕竟不是自己的嫡系部队,需要进行提防和打压。一旦将数十万东北军驻扎在此,势必能够形成相互制衡之势。

诚如蒋介石所料,杨虎城和十七路军的确不欢迎张学良率军入陕。只不过,随着交往的增多,东北军和十七路军却日益融洽,颇有心心相惜的意味,因为他们都想抗日,都不想继续打内战。

为了逼迫张学良和杨虎城能全力“剿匪”,蒋介石不惜亲自赶赴西安去督战,而且还做好了调离东北军和十七路军的打算。期间,张、杨二将数次劝谏希望能够停止内战,可却遭到了严厉的斥责。

无奈之下,张学良和杨虎城连夜决定发动兵谏,以武力方式逼迫蒋介石停止内战。到了12月12日凌晨5时,东北军赶赴临潼的华清池“捉蒋”,十七路军也扣留了陈诚、邵力子、蒋鼎文、卫立煌和朱绍良等随行人员。

遵先总理遗嘱,改组南京政府,停止一切内战,释放爱国领袖,联合各党各派,开放爱国运动,召开救国会议,结社政治自由。

得知“西安事变”的消息后,我党立即召开紧急会议进行磋商,毛主席明确指出:

对于这一事变,我们应当有一个明确的认识,不容犹豫,这是必须解决的问题。因为事变是有革命意义的,是抗日反卖国贼的,应该坚定地站在抗日的立场去争取和平解决。

在中国的积极斡旋下,“西安事变”终于得到了和平解决,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也初步得以确立。而作为这一事件的发起者和亲历者,张学良和杨虎城的名字也被载入了史册。

事后,张学良为了顾念蒋介石的“领袖尊严”,执意要亲自护送他返回南京。结果,却被对方扣押并且遭受了五十多年的长期软禁,直到1988年后才被释放。

而杨虎城的情况则更加悲惨,先是被罢官免职后“出洋考察”,后来遭到秘密拘押长达十二年。1949年9月6日,就在全国解放前夕,他与次子杨拯中、小女儿杨拯贵一同在戴公祠内被残忍杀害并且毁尸灭迹。

接下来,我们要讲述的历史并不是关于张学良将军的,也不是关于杨虎城将军的。不过,却是曾在他们身边工作过的秘书宋绮云,他的真实身份是地下党员。

为了原文抄袭现象,文史不假只得在来源于网络的图片附加水印,实属是无奈之举,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同时声明,本人的所有原创文章只发表于“百家号”和“头条号”这两个平台,如本文出现在任何的其它平台,均属于的剽窃!

宋绮云(1904年3月——1949年9月),原名宋元培,字复真,江苏省邳县人,党员。历任邳县县委书记、《皖南日报》主编和《东北文化日报》总编等职,解放前夕被军统特务秘密杀害。

宋绮云出生于江苏邳县的一户贫苦农民家庭,祖父认为家中要有一个读书人的话会少受地主的欺压。于是,全家省吃俭用供他读书,从江苏省立第六师范毕业后回到邳县教书。

国共合作后,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兴起了。心怀报国之志的宋绮云决定弃笔从戎,成功考入了黄埔军校成为第六期学员,在校期间秘密加入了中国。

随着“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和“七·一五反革命政变”的相继爆发,被人寄予厚望的大革命失败了。宋绮云回到家乡后,公开身份是邳县警察大队的中队长,实际身份却是邳县特支武装干事,秘密发展了40多名党团员,在下坚持对敌斗争。

1928年秋,邳县县委成立,宋绮云担任了第一任县委书记。期间,他与担任妇女委员的徐林侠同志建立了感情,经组织批准后结为了革命夫妻。

1929年7月,已经怀孕待产的徐林侠却被逮捕,经历数轮的严刑拷打都没有暴露身份。面对舆论的压力,狱方只好准许她暂时出狱生产,但后来还是被判处了七个月的有期徒刑。

曾在叶挺独立团任职的员陈子坚深受杨虎城的信任,他推荐宋绮云出任了《宛南日报》的主编兼十七路军教导队政治教官。从此以后,宋绮云开始在西安居住和工作,致力于对十七路军和东北军开展统战工作。

到了1930年初,徐林侠抱着振平和振苏这对双胞胎女儿赶到西安,终于和丈夫宋绮云实现了夫妻团聚。之后,宋绮云负责《西安日报》和《西北文化日报》的工作,暗中积极宣传我党的抗日主张和民族政策;而徐林侠则联络组织和接触进步人士,还参与筹备西北妇女救国会的工作。

可以说,“西安事变”的主要功绩在张学良和杨虎城这两位爱国将领。但是,宋绮云和徐林侠这对夫妇的贡献也是显而易见的。

1941年,已是成为第四军少将参议的宋绮云被特务逮捕。之后,徐林侠带着8个月大的幼子宋振中前往狱中探望丈夫,从此再也没有走出牢狱。

夫妻二人先后被囚禁在重庆中美合作所的白公馆、渣滓洞和贵州息烽集中营,直到重庆谈判期间依然没有得到释放。

宋振中(1941年初——1949年9月),江苏邳州人,人称“小萝卜头”,全世界最年轻的烈士。他在八个月时随父母被一同带进了监狱,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出狱,直到被残忍杀害。

由于宋振中从小就跟着母亲徐林侠在女牢中关押,直到四五岁时还没有见过关在男牢中的父亲。终年住在阴暗潮湿的牢房内,他的生长和发育情况都严重滞后,变得面黄肌瘦和头大身细,狱友们都叫他“小萝卜头”。

六岁时,宋振中的父亲宋绮云和母亲徐林侠向狱方提出要让孩子上学读书。可是,这一合理要求却遭到了无情拒绝,经过所有服刑人员的数次集体斗争才勉强获得同意,由政治犯黄显声将军在狱中教“小萝卜头”念书。

孩子年龄非常小,狱警对他的看管并不是很严,默许他在监狱内可以横跨不同的监区。借着这种机会,“小萝卜头”总是帮助组织在牢房之间传递信息,比如淮海战役胜利的消息就是由他从男牢传到了女牢,极大地鼓舞了狱中同志们的斗争士气。

三大战役结束后,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已经损耗殆尽。面对桂系李宗仁和白崇禧的连番施压,他只得黯然宣布下野,退居到溪口的老家观察局势。

渡过长江后,统治的终结之日已经开始倒计时。1949年8月,下野的蒋介石飞往重庆布置西南地区固守事宜,军统头子毛人凤请示该如何处置杨虎城等人,得到的答复是“斩草除根”。

作为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毛人凤也不禁犹豫,再次询问两个孩子(八岁的“小萝卜头”和六岁的杨拯贵)如何处置?蒋介石却极不耐烦,当即表示“斩草除根的意思你不懂吗”!

1949年9月6日,军统特务骗取杨虎城全家和宋绮云全家从贵州来到了重庆。杨虎城和他的儿子杨拯中首先被残忍杀害,宋绮云和徐林侠带着“小萝卜头”和杨拯贵也被带到戴公祠后遇害。

重庆解放后,他们的遗体被移往西安郊区的杨虎城墓安葬,整个挖掘过程惨不忍睹。

毛主席得知消息后一度落下泪来,明确批示一定要讨回公道,最终确认了杨进兴、王少山、熊祥和杨钦典等人为凶手并且依法惩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