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梅西离队 拉波尔塔真的没有其他选择了吗?

拉波尔塔牵住了梅西的手,却没能把他牵进诺坎普。梅西对巴萨、对拉波尔塔展现出了最高的信任和宽容,他为了配合巴萨通过西甲的审查,接受了降薪,并且接受了两份(分别为两年和五年)合同,但是得到梅西支持的拉波尔塔却让梅西失望了。

拉波尔塔在本周五出席了发布会,解释梅西离队一事。他在发布会上主要提到的两个原因,分别是西甲的“公平竞赛”规定(准确来说是“阵容支出限制”,即LCPD)的限制和上一任管理层的糟糕管理,而他没提到的,则是自家管理团队的错误判断。

发布会一开始,拉波尔塔表示,“在一切之前,我想要说明一点,我们从前任董事会那里继承了一个烂摊子,工资支出已经达到了收入的110%。由于西甲‘公平竞赛’规则的限制,已经没有操作空间了。”随后他介绍称,“梅西的注册,和接受西甲的一项操作存在捆绑关系,这并不符合巴萨的利益,我们认为我们不应该接受抵押巴萨未来五十年(10.95%)的转播权益。”确实,在拉波尔塔从图斯克茨(巴萨临管会主席)手中接管巴萨的时候,无论是从现金流还是债务的角度,巴萨的经济情况都非常糟糕。拉波尔塔并不用为如此财政状况负责,但是这样的情况,也让拉波尔塔更加愿意从中长期的角度衡量巴萨的经济状况,这也是巴萨最终无法续约梅西的原因。

拉波尔塔的行动,似乎并未达到他所说的“我们已经尽力让梅西留下”。为了缓解巴萨本赛季的财政状况,图斯克茨不止一次提到俱乐部有多份价值超过两亿的、关于“巴萨公司”49%股份的报价,这个由前任董事会在离任之前构思的项目最终被拉波尔塔拒绝,其中的原因之一,是疫情期间品牌授权和销售公司很难卖出一个合适的价格。拉波尔塔的想法符合逻辑,但是从梅西的续约来说,商业上更加适合的考虑角度应当是“机会成本”——如果梅西留下带来的收益大于留下梅西的花费,那么就应该做出相关的牺牲。固然如拉波尔塔所说,“俱乐部高于一切”,但是从“人”的角度来说,更加应当选择留下梅西。

另外,站在现在,当初巴萨的再融资并没有达到好的效果。高盛提供给巴萨的5.25亿欧元中,有8000万会用来偿还过桥贷款,但是这一部分钱也是唯一会进入上一财年的一部分。除去8000万的过桥贷款和2亿用于重组优先债的资金,5.25亿中剩下的部分都是用于帮助巴萨保持竞争力的,也就是其中很大一部分将会成为未来的阵容支出。拉波尔塔表示,直到不久之前才得知审计的结果,结果显示巴萨上一财年亏损4.87亿欧元,远远超过此前俱乐部管理团队所估计的两亿。正是这样的错判,以及不用为上一财年担责的心理,使得拉波尔塔没有采取相对激进的方式缓解俱乐部的财务状况,而是选择放任自流,导致巴萨无法在西甲的分析评估中拿到一个相对宽松的“工资帽”数字,最终导致梅西的续约失败。

倘若将责任推给前任董事会,还有一定道理,但怪罪特瓦斯和西甲联盟就有些不大说得通了。尽管笔者并不赞同特瓦斯引入CVC的决定,但是从其动机来说,这显然是为了帮助巴萨这样受到疫情困扰的俱乐部的,而这笔交易能使得巴萨的工资帽提升4000万欧元,这对梅西的注册来说是很关键的。面对虚无缥缈的欧超联赛和梅西,我相信这道选择题的难度并不大,而重视品牌建设的特瓦斯,也没有任何理由让联赛头牌梅西离开。甚至,根据媒体巨头Mediapro创始人罗雷斯的说法,西甲此前已经完全允许梅西的注册了。这样说的还有加泰本地媒体《ARA》的记者哈维埃尔南德斯,他在报道中称,巴萨高管和特瓦斯之间的真实关系与表面上的那样完全相反,双方一起致力留下梅西,以避免比赛丧失吸引力。

巴萨对待CVC的态度耐人寻味。巴萨在昨天和皇马相继宣布,对CVC协议持反对意见,但是体育经济媒体《2Playbook》则称,在过去的几周中西甲和巴萨总共举行了至多7次会议,并且得到了巴萨的认可。这条推文也得到了西甲主席特瓦斯的转发。巴萨董事会甚至请求尽可能早地提交全体会议审议投票,从而能够宣布续约梅西。但是回过头来,就算没有西甲的“援助”,巴萨的管理团队也应该妥善解决薪资问题。球迷们一遍遍地听着拉波尔塔团队通过媒体释放的乐观消息,并且相信以铁腕著称的巴萨主席能够拿出前任没有的魄力,完成降薪谈判。但是到头来,除了强行解约的费尔南德斯,转会窗口已经过半,巴萨的降薪行动还迟迟未见效果——“梅西离队之后,巴萨的薪资和预算的占比从110%下降到了95%。”(拉波尔塔语)这种失去知情权的愤怒,就好比家长总是听孩子说作业马上就做完了,到头来却发现孩子一个字都还没动。

拉波尔塔在发布会上说,“我们会开启一个新时代。”而目前巴萨的情况,就像是万吨巨轮缺少了螺旋桨。根据记者马克普拉茨的报道,巴萨的主赞助商中,耐克和乐天都向巴萨表达了关切,他们此前已经制定了相关的营销计划。要知道,巴萨的三家最主要的赞助商中,与乐天和倍科的合同都属于“临时”性质——一年合同,赞助费大幅跳水。失去梅西之后,巴萨何以得到跟此前那样的5000万级别赞助合同?而从俱乐部此前收入的大头,也就是围绕诺坎普的收入方面,放走梅西,并且面临旅行限制的情况下,巴萨又如何得到每年2亿欧元的球场相关收入呢?

在“我不能创造缥缈希望”的背景下,能够创造奇迹的似乎只剩下科曼了。而对于一度濒临被解雇的科曼来说,纵使俱乐部中不断涌现青年才俊,在仅剩一场甘伯杯打磨阵容、西甲开赛在即的情况下,想要用10块钱买下100块的东西,挑战无疑巨大。拉波尔塔要求其他球员们“确保有非常强大的团队精神,开始新的阶段”,但是仅仅是鸡汤就能够帮助球队拿到锦标吗?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