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据神话奥西里斯被兄弟塞特后被众神接去做冥府之王

依据神话,奥西里斯被兄弟塞特后,被众神接去做了冥府之王,奥西里斯开始被视为冥神。在古埃及,人们对奥西里斯的崇拜,一度达到可以与崇拜太阳神同等重要的程度。

所以奥西里斯在古埃及人眼中多神身份便固定下来,对奥西里斯神的敬奉活动也会随着季节的不同而发生变化。每年当尼罗河水下降之时,就要举行纪念仪式,哀悼奥西里斯之死,人们象征性地杀死神,然后欢庆他再复活,这样做的目的是希望来年的植物获得丰收,免除灾害。

古埃及人已经把这位象征丰产、植物茂盛、万物发达的神视为引起四季变化的原因。如果神被伤害,或者死亡,河水就会干涸,土地就将荒芜,植物也要凋零;而当神一旦复活,尼罗河就会水源充沛,土地肥沃,万物焕发生机。

另一方面,作为冥府之主的奥西里斯是死亡审判的主持者,所以无论是国王、王公贵族,还是下层平民百姓,都希望自己死后可以顺利地通过审判,如此便可以顺利到达永生之地,所以埃及才会出现巨大的金字塔、精制的木乃伊,还有帮助死人通往来世的金字塔文、棺文、死者书等等。

如何看待死后的生活,古埃及人在金字塔文、棺文、死者书中给出了答案。古埃及人关于来世的概念,大约出现于公元前3000年前,并且与奥西里斯紧密相连。依据奥西里斯神话传说,古埃及人相信人的灵魂会存在,而且还会在人死后继续存活。所以实际上,古埃及人并不畏惧死亡,死亡在他们看来不过是生命的短暂中止。

死亡不再是简单的告别今生,而是一段漫长旅程的开端。后来奥古斯丁在《上帝之城》中所描述的人类历史线性的观点,用在古埃及人这里似乎也无不妥之处。只不过在古埃及人的死亡观念里,具象思维要远远超出抽象思维,因此虽然在实践上,古埃及人实现了向“永生之地”(类似“上帝之城”)的迈进,但这是群体模仿诸神生活的无意识状态。

古埃及人对于“永生之地”的理解,未能达到中世纪时人们对于一神崇拜和进入天堂的抽象思维程度。但是即便如此,古埃及人仍然创造出了一整套关于来世生活的模式。关于古埃及人死后世界的描述,有两种说法。

一种是古埃及人认为神与人都生活在大地上,但是人是看不见神的,神是隐秘的存在。死后顺利通过奥西里斯审判的人,就可以抵达神的住所。另外一种观点认为,在古埃及人的世界里,人与神的界限是非常明确的。

虽然每个人都确信有永生之地可去,但是国王与凡人毕竟不同。国王作为荷鲁斯,是神之子,死后自然要回归神界,要回归天上。在古埃及神话传说中,太阳神拉白天在天空穿行,晚上会穿越黑暗,次日重回人间。

每天拉神都要经历死亡与重生的过程,这种对自然界太阳日升夜落的现象的解释在神话中变成了太阳历经的短暂的死亡与复活。国王的死亡与复活模式与太阳的运行一致,被称作“太阳来世”。

而普通人则要走奥西里斯神的复活模式,实现的是“奥西里斯来世”。在上文讲过的奥西里斯神话中,不管奥西里斯是作为尼罗河神还是植物神,死而复生都是对于生命永恒的解读。那些顺利通过死亡审判的死者将进入地下冥府的永生之地。至于没有通过审判的,其心脏会直接被怪兽吃掉,也就不再具备永生的资格。

在奥西里斯神话中,被塞特碎尸的奥西里斯被伊西斯用布包裹后才实现复活,因此用布包裹尸体,并施加咒语或者魔法,来实现永生,便成为普通人实现永生的重要仪式。木乃伊的制作可能就是据此产生的。

实际上,不管是太阳来世的模式,还是奥西里斯来世模式,其对于来世的地点描述都是比较模糊的。那么,来世之地究竟在何处?张赫名博士在其博土学位论文《天国与冥府里的来世生活》

中提到,这种来世观念是随着时间不同而有变动的。古王国时期人死之后有两个去处,依据身份而定。比如国王死后会升天,而其他埃及人死后只能去往位于西方的冥府;到了中王国时期,来世民主化的进程进一步强化,越来越多的人可以拥有曾经为国王独享的权利,不过这一时期的来世出现两个场所——

个是天国,一个是冥府;到了新王国时期,经历了不同神灵信仰之间的妥协与融合,来世观念进一步改变:从冥府过渡到天国进而完成永生之旅,死者通过在冥府的审判获得进入天国的资格。

由此不难看出,古埃及人对于“来世”的认识是不断发展变化的,从强调天国到重视冥府演化,并在不同时期各有侧重点。很显然,从古埃及人对来世地点的认知来看,古埃及人的来世观念是不断修订和变化的,唯一不变的,应该就是对于永生的追求。当然,这种追求穿越整个中世纪,或者说直到今天依然充满活力,畏惧衰老跟渴望青春永驻实际上都是对死亡的恐惧和对永生渴盼的表现。

不管是从太阳神拉日出而升日落而息的解读还是对尼罗河的感悟,在古埃及人的世界里,生命不再是简简单单短暂的人世。从神话中我们看到古埃及人已经能够清晰地规划人生:此生是生界,人们需要好好享受生活,因为生命短暂;但是死亡亦不可怕,冥世之路才是永恒之路。

所以古埃及人将活着的目的归为两个:一是及时享乐;二是为永生做准备。需要准备的还有来世的房屋、来世的俗身。为了更好地保障或享受永生后的生活,古埃及人尤其是王室成员和贵族花大量的精力修筑陵墓和金字塔。从太阳神拉和冥界主神奥西里斯的神话中,古埃及人获得对于来世世界的认知,那就是对今世生活的延续或者说反复。因此,古埃及人对来世的向往不只在于生命的再次获得,更要保证来世的生活质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