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龙反压地头蛇硬刚意大利黑手党的温州帮到底有多牛?

你敢信吗?一个海外华人帮派组织,竟然能让意大利黑手党都忌惮三分,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强龙反压地头蛇”。这个组织就是温州帮。那么,温州帮是怎样成立的呢?他们究竟做过哪些事,竟然能让闻名世界的黑手党都对其感到害怕呢?今天,我们就来聊聊温州帮的那些事。

上世纪八十年代,随着我们与国际经济的接轨,一股到国外淘金的风潮迅速刮起。在这种环境下,一批温州人为讨生活,远渡重洋来到意大利,在这里做起了服装,皮革,纺织之类的生意。

为了尽快赚到钱,温州人不管多小的小生意都愿意接,他们充分发挥了华人骨子里吃苦耐劳的本性,一间矮小的厂房,一台缝纫机,一张用来休息的床垫,这就是他们全部的生活。他们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工作,辛苦程度就连996在他们面前都要自愧不如。但仅仅是能干还不够,为了能有更多回头客,如此辛苦做出的产品,他们甚至只会按照当地价格的五分之一来进行售卖。这样一来,价格低质量高的产品自然就成了求购者的首选,温州人逐渐在此站稳了脚跟。就这样,温州人借着这种方式,逐渐攒到了第一桶金。

因为赚钱多又没时间花,这些温州人就将钱全部寄回国内老家。在温州当地,甚至出现了排队领取国外汇款的现象。这种现象也令当地想要发财的人心生向往,他们毅然追随着同乡的脚步,也开始往意大利汇聚。

身在海外,同乡之间就是天然的小团体。温州人充分发挥先来带动后来,引领越来越多的华人加入创业团队。人数越来越多,相应的,他们的生意规模也逐渐开始扩大。

温州人的生意做大了,也就意味着当地意大利人没生意可做。毕竟,能有便宜的产品,谁还愿意去买贵的?就这样,温州帮和当地意大利人的矛盾逐渐开始积累。温州人或许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紧紧团结在一起,互帮互助,并组成了一个帮派,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温州帮。

当地意大利人虎视眈眈,温州帮当然不会坐以待毙,赚来的钱如果只存在手里不花,那自己就是任人宰割的大肥羊。为了自保,温州帮花费大量物资购买了,以防有眼红的意大利人上门寻事。

他们猜得没错,温州帮日益兴盛的生意确实惹得人眼红了,有一个当地组织已经盯上了他们,这个组织不是别人,正是赫赫有名的意大利黑手党。

提起黑手党,相信很多人对这个名字都不陌生。这是发源于意大利的一个黑帮,他们组织庞大,人员众多,且黑白两道通吃,对意大利社会有着非常大的影响。某种程度上,黑手党就相当于意大利的影子政府。

温州帮清楚,被如此强大的地头蛇盯上,如果不在第一次打交道中就震慑住他们,往后是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于是,就在黑手党第一次大摇大摆的上门,索取保护费时,温州帮果断出击,用买来的对黑手党发起进攻,让这些来收取保护费的人损失惨重。

第一次打交道就下死手,黑手党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而温州帮也知道这件事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于是,温州帮更是加大了武器方面的订购。

很快,黑手党的报复就来了。这天,一群黑手党人持枪围攻温州帮的厂房,准备让他们看看到底谁才是这里的老大。

面对气势汹汹有备而来的黑手党,温州帮并没有慌神,他们和黑手党进行了激烈的枪战,并且在一开始就直接扔出手榴弹,表明了自己同归于尽的决心。这两个黑帮火并的刺激场面,在周围目击者眼里,俨然就是一场小型战争。

俗话说横的怕不要命的,黑手党在意大利虽然也是帮派组织,可是由于经营多年,家大业大,绝对属于那个穿着鞋的。而温州帮这个光着脚的,一穷二白来到意大利,为的就是赚钱,黑手党挡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温州帮绝对敢和他们干到底。而且温州帮在首次大规模冲突就敢摆出这种架势,谁敢保证以后他们不会做出更过激的行为?毕竟温州帮都是一群在异国他乡独自闯荡,也没有家人牵绊的人,而黑手党的家小可是在意大利啊。

就这样,横行意大利无数时光的黑手党,在这次和温州帮的对战中,竟然败退了。这让温州帮在当地一战成名,在此之后,当周围所有商铺都需要向黑手党交保护费时,温州帮的工厂却根本不搭理黑手党。

有了底气后,温州帮开始大肆扩张生意规模,短短三十年,温州帮从一个小城镇里的纺织作坊,迅速发展成为意大利服装行业的龙头企业,几乎整个意大利的服装生意都被温州帮涉足了。

服装行业的钱虽然越赚越多,但是,人的贪心是无限的。温州帮渐渐不再满足于做服装生意,他们开始走上了所有帮派的老路,收保护费,占地盘,捞偏门,甚至盘剥同胞。

最初在意大利的温州人,为了保护自己,对同胞十分友好,促使所有在那里的温州人们紧紧拧成一股绳。但随着帮会势力渐渐增大,有些人就将主意打到同胞头上了。

温州帮在意大利发家致富的故事传回国内,引得无数人争相效仿。当时想要出国还比较麻烦,手续繁琐不说,机会也不多。无数人盯着一个“海外出差”的机会拼命争取,都盼着这个好事能落在自己头上。他们甚至打定主意,出去了,就再也不回来了。无数人将这个机会看作是改变人生的唯一的机会。

除了出公差之外,还有一部分贫困人家选择了另一条路,偷渡。这也是温州帮做起来的另一个生意。

温州帮向大家描绘了一个遍地是黄金,到处是赚钱机会的伊甸园,那些向往去国外发财致富的人果然上当了,他们用尽各种手段挤破头进入意大利境内。然而,当他们一落地,迎来的却不是赚钱机会,而是温州帮的剥削。温州帮收走他们所有人的护照,把男人安排去服装厂做繁重的工作,或是安排去当地人家做仆人,女人安排去帮会暗中经营的地方做皮肉生意。这些工作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繁琐劳累且赚的钱很少,因为大头早就落到了温州帮的手里。

因为这条路让温州帮尝到了“来快钱”的滋味,为了多赚钱,他们甚至公然伪造护照,以至于当地出现了“中国人不会死”的情况。简单来说,就是当一个持有意大利护照的中国人去世后,温州帮会将他的尸体运回家,然后将他的护照倒卖给其他人,让其他没有护照的人拿着这本护照继续停留在意大利。因为这种操作,有些护照上的中国人年龄甚至超过了一百五十岁,意大利的平均死亡率是9点多,然而当地中国人可统计的死亡率只有6点多。这充分证明了温州帮在倒卖护照招黑工方面的手段和能力。

除了剥削同胞,温州帮也开始了扩张之路。靠着够狠,温州帮和当地各个本土势力多次火并,并最终取得胜利。在温州帮聚集的城镇普拉托,这个总人口只有22万人的小城市里,华人就有4万多人。这个人数占比绝对不小。仗着人数众多,他们甚至出现了“反客为主”的事情,他们公然反抗当地法律,并宣称这里是他们的地盘,不是意大利的,要求当地意大利人滚出这里。偏偏当地对势力强大的温州帮又束手无策。在这种情况下,帮会老大甚至嚣张地喊出了“我在欧洲是最有实力的”这种话。

温州帮的嚣张自然引来了当地官方的不满,他们多次下达抓捕命令,但温州帮内部十分团结,只要看到有意大利方面派出的抓捕人员,就会立即给帮里通风报信,以至于意大利方面屡次出动人员却没什么收获。

不仅是与当地官方关系紧张,温州帮与当地底层工人,他国移民,以及本地意大利人的关系都很不好。温州帮大象腿蚊子肉全都吃,再小的生意都肯做,并且价格十分低廉,这极大动摇了底层工人的生存空间。另外,由于无视当地法律,屡次违法犯罪,当地意大利人和他国移民都生活在惊恐中,他们对温州帮的印象也十分不好。

当官方和民间都开始反对时,温州帮横行霸道的日子就快要结束了。终于,在2018年,意大利警方准备对温州帮“教父”张乃中实施逮捕。

意大利警方监听张乃中电话几个月之久,最终掌握了他的出行轨迹。警察决定,在温州帮的发家城市普拉托开始行动。

来普拉托巡视工厂和仓库的张乃中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要大祸临头了。他保持着一贯的机警,每检查完几家工厂之后,他都要换一辆车,巡查的这一路上,他连续换了八台车。

然而意大利警方这次是有备而来,几个月的监听下,张乃中的出行习惯和出行轨迹早就已经被掌握,埋伏已久的警方突然出现,十几辆警车直接冲进当地黑帮聚集地,逮捕了以张乃中为首的一群人。

张乃中被逮捕后,他在看守所拍的照片被杂志社用来做了封面,封面中,他无悲无喜,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一样。果然,在后续的审判中,温州帮再一次展现了他们强大的能力,因为证据不足,张乃中被无罪释放。

这一下,意大利人怒了。温州帮横行普拉托几十年之久,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他们的帮派老大居然被无罪释放,所有人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虽然被释放了,但通过这一次的群情激愤,温州帮仿佛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生存了。从这之后,温州帮逐渐开始洗白,至少表面上开始脱离那些违法犯罪勾当。

曾经让温州帮发家的那些产业,比如偷渡,卖淫,洗钱,开赌场等等产业,已经逐渐被正当行业所替代,新一代温州帮人更多的是投身美妆业,时尚业,服装业,奢侈品业等等。随着我国在国际上话语权的提升,华人在海外的地位也开始有了大幅进步,温州帮再也不敢随意盘剥同胞,而是开始用起了吸引人才的策略,走上一条符合普世价值观的道路。

当然,仅仅这些肯定是不够的,温州帮在这些年,多次参与慈善活动。在意大利佩鲁贾地区发生地震时,他们捐款2万欧元给当地华人,意在帮助当地华人渡过难关。

在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之际,温州帮又全力支持意大利抗疫,为此出钱出人出力,可谓诚意十足。

经过相当长时间的努力,这个在当初横行霸道,甚至连意大利黑手党都要礼让三分的温州帮,几乎已经转型成功,他们在意大利开拓出了大量华人街道华人商铺,抱团生存下还颇为照顾后来者,很多新一代年轻人即便不会意大利语,到了意大利也不会为找工作和生活感到烦恼。

如今,这个亦正亦邪毁誉参半的组织,仍然在意大利书写着他们的传奇,对于他们,大家有什么看法呢。

好了,今天的视频到此结束,小伙伴们别忘了点赞关注哦,我们下期,不见不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